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新余频道 >> 消费旅游

孔目江湿地公园:我的梦里水乡

来源:新余新闻网 作者:王帆 2015-01-20 16:26:00 编辑:傅志刚

      “如果在新余遇见你,我们一定要一起去湿地公园,吹吹风,看看水,再哪怕只是看看别人拍婚纱照。”

      “如果在新余遇见你,那么,我们一定要去湿地公园散步,坐在木凳上,你静静地听我讲故事,无论多无聊,你都会耐心听我讲完。”

      不知从何时起,孔目江湿地公园成了无数新余人向往和追忆的地方。有人比喻她是一叶“绿舟”,荡漾在孔目江畔;有人赞扬她是一颗璀璨明珠,焕发光彩;有人则说,她是梦想开始的地方。

      四季轮回,带走了多少故事。留在人们心底的,应该是最美好的记忆。

      生态性、亲水性和休闲性赋予了孔目江湿地公园无与伦比的美丽。静静清水之上,绿荫葱翠之间,人们在一处又一处诱人的景色中,寻觅记忆,追逐梦想。

      青春

      夜幕下的孔目江湿地公园是寂静的。除了倒映在江面上五彩斑斓的灯光,她没有了其他颜色。她显得更沉静了。唯有几个年轻男女在沙滩上,在月色下,高声欢笑着,奔跑着。

      那是几个大学生,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或许是刚喝完酒,他们有些兴奋,旁若无人地大声疯闹,还不时神经质地扯着嗓子嚎叫一声:“噢……”像狼的叫声一样。

      他们自以为是地说他们就要告别青春了,他们说要在这里,在湿地公园,说告别。

      一个个子有一米八、瘦瘦的、戴着黑色边框眼镜的男生,他说他来自遥远的甘肃。他坐在沙滩上的大石头上,翘起右腿,从紧紧裹住身体的上衣兜里摸出一支烟,点燃,火光在黑暗中照亮了他并不成熟的面庞。

      这三年来了湿地公园不知道多少回了,春、夏、秋、冬,在每一个季节,他说,湿地公园每一寸土地上都有他的足迹,每一次来都是美好的,每一次来都是一段回忆。

      他说他和他的好哥们儿在这里漫度青春,在沙滩上打闹,在柳树下的木桌子上打牌,他说他和他的初恋女友在这里约会,散步、划船、畅想未来,她负责微笑,他负责拍照。

      他站起身来,捡起一块鹅卵石,用力投入江中。他说他就要离开了。

      江水瞬间振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像一双大眼睛在水湾里眨巴眨巴。远处几只野鸭似乎受到惊吓,扑通一下钻进水里,又啪啪地钻出来,稀少的鱼儿已经沉入江底在安眠中等待苏醒,或许是太寂寞,野鸭在水面上翻着无数个跟头来打发时间。

      余波散去,他说,以后这里真的仅仅是回忆了,青春的回忆。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喊吧,就当做青春最后的任性。”

      “留住这里的美好就够了。”

      其他几个人叫嚷着。

      虽然离青春结束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他们却自以为是地这样叫嚷。这是一种关于离别的宣泄。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盏孔明灯,于是几个人围在一起。他们没有带笔,不能写在孔明灯上,只能把美好愿望大声说出来。当许愿灯越过岸边高大的银杏树,绽放在无边的夜空,几个人沉默了。

      “祝我们都幸福!”一个女孩子最后大声说道。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几个人谈笑间唱了起来,歌声回荡在湿地公园的上空。此刻,悠悠母亲河静静流淌,她好像也在默默地和那几个年轻人一起演唱着那首《光阴的故事》。

      爱情

      “帅哥再靠近点,嗯,伸出手,抱住新娘,要抱紧一点喔……好的,好……放松,保持自然微笑……好,OK!”

      咔擦,咔擦,咔擦……画面定格,最美的一刻来临。甜蜜和温馨在镜头深处聚焦,光和影的结合在这一瞬间永恒。

      这是一个幸福的场景。

      孔目江畔,湿地公园,她和她的他穿着盛装相拥着坐在冬日的草地上,两人的目光中跳动着一丝幸福的渴望。

      新娘叫雨瑞,新余人。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子,皮肤白皙,相貌平凡,站在人群里是不出彩的那种。女人自古以来对水有着独特的情感,“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水边长大或是经常喝水的女孩子总是长得水灵,皮肤也是晶莹剔透。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纱裙尾部长长地拖在草地上,手捧一束鲜花,盘着光洁的发髻,戴着金灿灿、亮闪闪的首饰,满脸的微笑写着无限的幸福。新郎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鲜艳的领带,满脸春风,温情脉脉地注视着新娘。

      “拍出来的效果怎么样?我不显胖吧。”新娘问摄影师。

      “我以前都没发现,原来你这么漂亮。”新郎不失时机地插了一句。

      摄影师笑了。

      说起来,两个人的相识与相爱,没有一点小说和影视剧式的波折与悬念。直到今天,新娘还常常为当初的选择暗暗称奇。没有大雨倾盆下的等待,没有感人肺腑的情话,没有玫瑰,没有钻戒,甚至没有预想中的诺言,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嫁给眼前这个没一点浪漫情怀、辣子鸡却烧得很好的家伙。除了经常拉着她来湿地公园漫步,她实在想不起自己的爱情里还发生过多少罗曼蒂克。

      但是,她此刻是幸福的。她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洋溢着让人艳羡的微笑。甚至让人嫉妒,对一个尚处于单身状态的人来说。

      从上午8点折腾到12点,化妆,换婚纱,换古装,大家闺秀,富家公子,折扇,手帕,不停地换场景,换姿势。他说:“好累。”她说:“一辈子就这一回。”

      她背靠一棵红叶树,树上挂着零零星星的红叶,点缀着四周雅致的景色,没有花儿陪伴空灵,只有很少的鸟儿星星点点地来表演几套笨拙的舞蹈动作。不远处,孔目江边倒垂下来的柳丝扶摇在水平面上摇曳,像美女的秀发,风来,秀发在水面上来回飘逸。鱼鳞般的水波纹在柳丝的拨动下,弹出动听的水波曲。

      小风慢悠悠地吹,柳丝慢吞吞地摇。这里是孔目江湿地公园,这里不仅是植物和鸟儿的天堂,也是恋爱的天堂,相爱的情侣来到这里,漫步江边,花前月下,赏奇珍异草,听鸟语虫鸣,如此的温馨浪漫,谁敢说两人不会爱。

      相伴

      眼前这三个休闲亭叫醉心亭,周围植有八月桂、银桂、金桂等多个品种的桂花,让人感受到水清、桂馨、芳菲人亦醉的意境。桂花四季常绿,枝繁叶茂,秋季开花,芳香四溢,是南方常见的绿化树种,有“独占三秋压群芳”之美誉。

      就在这被桂花香包围的亭子里,一对老夫妇沉醉在那里。男人后背有些驼,他端坐着,两手握着一根拐杖拄在两腿之间,古铜色的脸上,深深地刻着一道道皱纹,两只深陷的眼睛望着对面的一片水杉林,若有所思。女人衣着朴素,两鬓斑白,面容和蔼,她是个健谈的人,说起话来带着北方口音,她说她是山东人,在孔目江畔住了大半辈子。

      “这里原来什么都没有,没有景观树,没有人工湖,没有休闲的人们。”她说她见证了孔目江湿地公园的兴建、开园和成长。

      孔目江湿地公园始建于2006年6月,公园因孔目江自然分割为东西两岸景观,共由20多个景点景区组成,园内栽种了300多种绿化植物。建成后,她和她的老伴有了休闲的好去处,有时为了打发时间,有时为了锻炼身体。

      老杨,她这样称呼年老的他。有时候她也会称呼他“老头子”。她说老头子腿脚不利索,身体也不是很好,只能经常陪着他到附近的这个湿地公园散散步,呼吸新鲜空气,晒晒太阳。

      或许是感觉到凉意,老杨不紧不慢地起身,她下意识地在他之前起身,双手扶起他的左胳膊,他也很自然地在她的搀扶下慢慢向前走去。

      站在一个红色景观桥上,她说她喜欢这里的桥,这里的环境让他们老两口感到晚年很安详。她说老了,趁着老头子还能走的时候多陪他走走。她说她怕哪天老杨先走一步,她就孤单了。

      这座桥叫静心桥,是一种仿生态的外部装饰小桥,格外美观别致。桥在水上,杨柳树歪歪扭扭站在桥两边,垂丝随风慢舞,轻车熟路在应酬串客的风,潇潇洒洒含笑而过。在不远处平卧湖面的木栈道桥上,老杨顿了顿,看了下水面。这是他常来的地方,人们可在这里钓鱼。

      “老头子闲着没事就喜欢钓鱼,有时候都不回家吃饭。为这事我还跟他吵过好几回。”她转身说,双手依然搀扶着他。

      老杨呵呵一笑:“哪有,这事你都说了好多年了。”

      跟在他们身后,一幅和谐温馨的画面定格在孔目江湿地公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一定会想到这句古老而感人的情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