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新余频道 >> 文苑艺术

读《守望》(代序)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作者: 2015-12-08 09:26:00 编辑:张颖

    读《守望》(代序)

    刘华

      刘献忠,字学玉,号三乐轩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以写作、书法、乐器为好,有百余篇散文等文学作品见诸各级报刊。出版专著《仰往集》、散文集《守望》。

      如今,对于文化人来说,守望是一种时尚,言必称守望者比比皆是,称守望而趋势媚俗者大有人在。守望好比高档的品牌,仿佛标榜守望就可以超拔于群、横空出世。殊不知,守望是最做不得假的,守望是一种风骨、一种心境、一种立场,守望者的诚挚与否,仅仅通过其目光是否时有游离即可分辨。有人说,男女之间对视三分钟就会生情。执着的守望者,理该有情人那般矢志不移、恒久不改的凝望吧?

      刘献忠把他的散文集命名为《守望》。通篇读罢,我竟被如此虔诚的守望感动了,所以才有了以上这段不免叫人感觉突兀的议论。坦率地说,虽然这本集子中不乏值得称道的篇什,如他怀想的桑树与桂花树,如他忆念的姨夫和女孩,但整体看来,我并不认为他的散文已臻于完美,恰恰相反,其创作尚有一定的提升空间,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写得更“到位”,描写的到位叫生动,叙述的到位叫准确,思考的到位叫深刻,表达的到位叫绝妙,如此而已。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为《守望》感动。

      我感动于这情真意切的守望。他写“那年那月那些事”,写“乐书乐字乐器”,写“游山游水寻文化”,涌现在笔端的尽是:温情黪脉的生活记忆,兴致勃勃的文化行旅,恋恋不舍的艺术求索,津津乐道的风雅人生。他的文艺爱好和专长,是童年培育起来的,如今人到中年,却也是情到深处。笛与笔,成了他的人生挚友。他的生活弥漫着书香、墨香和笛声,他的作品里同样也是,于平淡、平静之中,我们不难品味出作者崇尚的生活精神、生命价值和艺术尊严。今天,保持自我心境,坚守自我追求,谈何容易?更何况,他以淡泊心境抒写自己的性情,既不是附庸风雅,也不会故作高深,在生活、在艺术面前,他是谦恭的、真诚的,一如探访笛乡、寻祖墨庄、拜谒碑林的那般神情。

      我感动于这心无旁骛的守望。他说:“人到中年,对人生有了一些经历,一点见识,甚至说是有了一点积累,一点学问,也有许多酸甜苦辣、坎坷与顺畅,还有了一副多愁善感的心肠,就情不自禁地想说想写想倾诉。”不错,中年是写作的宝贵资源,尤其对于有着一定经历而勤于思考的作者。然而,《守望》却不屑于去表现人生的坎坷和得意、自我的塑造和咏叹,而是专注于表达自己的挚爱、自己的守望,他守望的是,在幼年时就已播种在心田里、至今仍蓬勃生长的艺术和生活的真善美。他是书法家、作家,或许亦可称演奏家吧,但是,他的本职工作却在忙碌的党政领导岗位上。难得的是,我屡次在全省各地乡村的民俗活动现场与之不期而遇,他完全是自觉地奔走在田野上,那般兴致、那般好奇,属于真正的守望者。

      在巴西世界杯尘埃落定时,我读完了《守望》。我想起当年看意甲时以文学喻足球的旧作,不妨录其一段,权作我对所有真正守望者的期待——

      ……而如今,场上的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文学已经退守到了自己的后场,以艰苦卓绝的盯人防守力保球门不失。对此,我们更爱喻作固守精神家园。“对方”是谁,“对方”何以如此强大?在经历了失落的困窘和痛苦之后,这些问题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因为我们明确了文学本来的角——-

      也许,文学天生就该专司后卫。在激烈的对抗中,抵御一切吞噬、侵蚀、瓦解它的企图,护卫自己的精神、价值和尊严。在它身后,是人类的灵魂之门。

      ……

      如果文学理该司职后卫,我们期待一场精彩的防守。

      精彩的防守是怎样惊心动魄啊。

      (刘华,江西省文联主席、江西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文苑又添桂飘香

      ——评刘献忠的散文集《守望》

      刘忠诚

      三月小雨如酥,夏夜蛙声远去,故乡小河弯弯,往事如星闪耀,庭前丹桂飘香,心中桑葚甜醉,傩乡锣鼓唤春,竹山笛声四起,远山悬空一寺,大漠画魂磅礴。读刘献忠的散文,感觉如珠联缀,如锦巧织,一篇篇竟意象奔涌,诗意缠绵,其绵,其糯,其真骨,竟一个美字了得。

      刘献忠是多才多艺的,作为一位文化宣传部门的领导,多年来他与广大文艺工作者心灵相通,真诚交往。作为一个文化人,他在书法、音乐等方面均有建树,不想在散文领域他也不经意间开拓出一片守望的园地,让文苑又添桂飘香。

      美与知

      刘献忠的散文大多是短制,篇幅不长,言简意赅,全书读下来,觉得有归氏之笔法,汪氏之远韵,其追慕,其师法,其唯美之追求,力在气场中,美在远韵里。明代之散文大家归有光文风极其平易简洁,然其文也,却不动声色地感人。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名士的汪曾祺则极擅拿捏语言节奏,他说,他曾把晚明小品熟读于心,在他笔下,多一字必删,少一字则必补。刘献忠的散文意识与潜意识中走的也是这个路子。诚如他在该书的自序中所言,“人生追求一种淡泊,人至中年,也心存一种淡泊的心境,为文也讲究一种平淡。”所以,他的散文写得非常简约,非常节制,非常内敛,文字也极为平易,他在文中所追求的是一种简约之美,节制之美,内敛之美,拙朴之美。其简约,其节制,其内敛,其拙朴,以一个淡字见诸于文。但这种淡,是那种在不动声色中感人的淡泊,是寄至味于淡泊,是绚烂之极而归于淡泊,这份至味,这份绚烂,若茶之毛尖,笋之嫩心,玉之翡翠真核,藏而不露。因而这种散文便可让人一遍遍回味,这种淡,实则是一种淡远之美,亘久之美。如书中之《庭院里那棵桂花树》《心中的桑树》《师恩永远》《拉板车的姨夫》等文章都给人这种感觉,初读似乎都有点淡,再读便渐入佳境,掩卷回味时,就甚或有些眼睛湿润了。

      刘献忠的散文其实是在美上下足了功夫的散文,只是功夫不外露罢了。这功夫,源于他的人生历练,因为平淡不但是一种文字境界,更是一种胸怀,一种人生的境界。这功夫,也有他的书法与器乐功底,被他内化于文中。音乐讲流畅、讲旋律、讲节奏,器乐中之小号高亢嘹亮,长笛宽广悠远。书法讲究线条、节奏、韵律、气场,墨分五色有浓、淡、枯、涩、焦,水墨画尤其讲究计白当黑,这些手法都被他悄然化用在散文之中。他用笛声润文脉,书法添气场,器乐拨心声,更注重在深层化用其艺术观念,艺术手法与原理,因为文学艺术都是相通的,这就像千手观音,虽有一千只手,但只有一颗心,一颗佛心。细读刘献忠的散文,就能读出这种文字基底的密码,他的散文是惜言惜墨惜如金,留意留白留住美。

      读刘献忠的散文不仅能读出一个美字,还能读出一个知字。刘献忠的《守望》这本书是能让人增见识、长学问的,这个知字,首先是知识性。他的《拜谒浯溪碑林》让你徜徉于我国江南最大的摩崖碑刻林,观赏自唐、宋、明、清至民国篆、隶、楷、行、草五体皆全的碑刻485方,让你大饱眼福,大长见识。他的《偶得澄泥砚》带你驱车到山西定襄县的河边镇淘宝,见识中国四大名砚之一的澄泥砚如何观若碧玉,抚若童肌,如何储墨不涸,积墨不腐,如何厉冰不寒,呵气可研,如何不伤笔,不损毫,让你陶醉于澄泥砚的朱砂红、鳝鱼黄、蟹壳青、豆绿砂、檀香紫。读刘献忠的散文还让人益心智健人格,这个知字便是智性、知性、悟性。书中的《感受书香味》让人体验那种饥读当肉,寒读当裘,孤寂读之当朋,幽忧而读之当金石琴瑟的读书之乐,《排了一台大戏》在视点下移中让你感受艺术巨大的同化力,那真是在性情陶冶、角色忘我中拐个弯就到你家。《赣江捡石》与《把玩紫砂壶》也同样给人这种生活处处有新知真知的智性点拨与悟性感化。而这个知字在该书中还体现为一种学科前沿的学术性与创见,如《也谈“黑白严嵩”》就十分注重田野调查与学术考辨,而《荻斜墨庄寻祖》与《青原山、笪桥访古》更是追寻到了历史与文化的纵深处,细细密密、寻寻觅觅,不仅长人学问、启人深思,更在文化命门与文章的真骨上真真切切地感染人。

      内质与诗质

      散文最忌那种无病呻吟的空壳文章与强说愁的秀场文章,刘献忠的散文是沉甸甸有内质且内质是诗质的真骨散文。

      刘献忠的《守望》一书,内质就在“四个守望”。第一个守望,是守望岁月。那些童稚的记忆,梦里年少同伴如星闪耀的眼睛,恩师柔和目光中逼人的期待,情倾故里时的虔诚之心高擎,都被写得真挚感人。第二个守望,是守望艺术。“乐书乐字乐器”这三乐,刘献忠是用人生去打理,用身心去拥抱,用宗教般的虔诚去侍奉。第三个守望,是守望文化。他的文化之旅,有远至澳大利亚黄金海岸与阳光下牧草闪着光芒的大牧场的国外之旅,也有国内《新疆行札》中图瓦人聚居地的艺术之旅与吐鲁番的热之旅,但更多的笔墨放在他文化人的文踪墨痕心结上。这其中有访书圣在《绍兴走笔》中的兰亭书法朝圣,访史圣的《习凿齿陵墓探访记》,访文圣的《修水谒黄、陈》。对民间文化,他也很热心,南丰的舞傩唤春,被他写得活灵活现,激情点燃,对“拿巴掌煮饭给你吃”的《新余民间谚语》,他也是爱不释手。第四个守望,是守望心境。《文化茶艺人》《宜春淘宝》《赣江捡石》既写了茶文化、石文化,更写了茶缘、石缘及个中的性情陶冶与人心滋养。

      散文的内质化、诗化是刘献忠散文写作过程中两次非常重要的文学内化过程。散文的内质化其实质就是主题的升华与素材的心灵化,这其中,日常化、知识化被内化、转化、升华为情感化、情趣化,这是第一次转化,第二次转化就是内质化的进一步诗化。写童年往事,他并不是“秉笔直书”,他是借桑树来写,而这桑树又是置于心中的桑树。写故乡往事,他也不是开门见山,而是落笔在故乡的小河。写他赴苏杭看望老领导,他瞄着的是三月的小雨,而且这三月的小雨如稣。有感于城市的环境变迁,他也不是直接发议论,而是写那夏夜里此起彼伏、高潮迭起的蛙鼓阵阵和蛙声的远去。刘献忠的散文在语言的运用上虽惜墨如金,文字平易,但却十分注重意象与意境营造,无论是单篇还是整体都笼在一片诗意中,读后你会觉得,他的散文虽不着意于单个的语词敲打,但却整体上写得诗意盎然、意象奔涌。他把实体的叙述轻笼在诗意里,这简洁平易的文字竞在如痴如梦、如歌如吟的诗意笼罩中变得闪亮起来,绵起来糯起来,如八月的丹桂飘香。

      沉吟与沉醉

      刘献忠的散文不是那种直抒胸臆的散文,他在他的散文中不呐喊,不喧哗,但不等于他在内心不痛不惜不扼腕。他的散文有沉吟也有沉醉。

      他的沉吟首先是痛。失去恩师他痛,失去拉板车的姨父他痛。他也惜,蛙声远去他惜,一台大戏演得好好的停下来他惜,历史上出过刘敞、刘敛这样的大家,承载着厚重、煊赫历史的荻斜墨庄风流不再、风光不再他惜,几经周折的青原山、笪桥访古,得知源远流长的笪桥村仅剩两户人家十几人,他惜,惜到唏嘘扼腕。他也悯,对路边卖桔女孩的关注是悯,对想家的心搁浅在异地他乡的人的牵挂是悯,对一条狗的惦记也是悯。这痛,这惜,这悯,是仁者之心,是古之仁者,今之大爱者。他心怀草民是爱,情倾故里是爱,他对诚对善坦露的那片心迹也是爱。

      刘献忠在他的散文中痛,惜,悲,悯,但他也乐,也恋,也赞,也颂,而且这乐,这恋,乃至整个吟都到了沉醉的程度。《探访笛乡王--黄卫东》对笛的恋,他是迷醉的,因此进而写了《吹笛相伴幸福多》。《偶得澄泥砚》对砚对书法的恋,他是迷醉的,因此才会有《翰墨情深》。《品尝南京》对美食文化的体验他如此入行,因此才能在《绍兴走笔》中把舌尖上的中国文化描绘得色香味俱全。作者在《守望》一书中写痛,写惜,写悲,写悯,写思,写恋,写乐,写敬,写赞,写颂,把一颗虔诚的心高高举起,写到了沉吟与沉醉之中,他的守望是守心守梦守到痴,知人知己知到魂。纵览全书,但凡这世间人间的每一处文化圣迹与心灵真迹,他都会寻寻觅觅,思思恋恋地去探访,去考辨,乃至用心灵去呵护,去敬重。这种心境,这种胸怀,这种人生执着与热爱就是一种君子之风士之风。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君子之国,这种文化人的士之风,君子之风是人之宝,家之宝,更是国之宝,而当下之人,要去小人之习就当倡此士之风,君子之风,浩浩荡荡的国之风。

      (刘忠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